•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谁来惩治写“保证书”的鹿邑县人大代表(图)

时间:2019/9/1 18:38:05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103  评论:0

我叫李桂英,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卫真办事处北关南队居民,身份证:412725194909170725,手机号码:13703815894。

  我检举揭发;鹿邑县人大常委会委员、党员、县工商联副 、县慈善会副会长、县建筑商会会长、原河南省泰丰建安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河南省新宇置业开发有限公司经理及公司法人代表一李桂英的丈夫(公司实际所有人):2017年鹿邑县首届”老子故里好人”一一魏学行(又叫“liu”行),男,1966年生,鹿邑县观堂乡人。披着“农民企业家”、“慈善家”的外衣,欺骗政府,坑害国家,坑害百姓,干扰司法公正。

  2006年,鹿邑县政府为了解决县广电中心建设资金问题和县北关南队37户农民与县农业银行征地拆迁的历史遗留问题,由政府出面协调县广电局、北关南队37户农民、县农业银行等三家与魏学行(河南省泰丰建安工程有限公司经理及法人)之间达成“以土地换项目”的协议:由魏学行承建县广电局中心大楼、北关南队37户拆迁安置楼和县农行办公大楼等工程项目,作为回报,原来县广电局旧址的房地产(县委与县政府之间、文化路与紫气大道十字路口)、北关南队37户拆迁安置的国有土地(老子博览街与卫真路丁字路口)(30.6亩)及县农行建办公大楼征用的国有土地(北关红绿灯十字路口)使用权归魏学行所有。(共三块国有土地,位置均在县城繁华地段路口)

  在2008年-2009年,鹿邑县政府分别公开挂牌出让上述三块国有土地使用权,均被魏学行担任经理、妻子李桂英任法人的河南省新宇置业开发有限公司一家竟得。2009年,鹿邑县政府为新宇公司办理三块国有土地使用权证[鹿国用(2009)第O39号]、[鹿国用(2009)第007号]、[鹿国(2009)第004号]。

  魏学行具体行为如下:

  一、欺骗政府,坑害国家。开发商出尔反尔,反告政府赔偿损失680万元。

  2009年3月31日,由魏学行担任经理,其妻子-李桂英担任法人代表的河南省新宇置业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新宇公司),竟得县政府挂牌出让的(原县广电局旧址土地)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鹿国用(2009)第O39号]。由于该地块在挂牌出让前存在纠纷未解决,未达到国家规定的土地出让条件,因此魏学行向县政府写了一份“保证书”,声明保证该地块上的房屋纠纷不让政府处理,由自己解决。最后魏学行实际控股的-新宇公司顺利的从政府手里拿到该土地的使用权。

  当政府把土地办到新宇公司的名下后,写了“保证书”的魏学行出面解决此地上12间门面房被占用的问题,但是未能如愿,于是2011年8月9日,魏学行代表河南省新宇置业开发有限公司经理及代理人把鹿邑县政府告上法庭[(2013)周民初字第47号.],起诉县政府未能按照双方签定的房地产岀让合同而履行约定,未将出让土地上的部分房产交付新宇公司,造成不能开发使用,要求县政府连本带利赔偿其损失。庭审中被告鹿邑县政府辩称,涉案房地产不能交付的主要原因是涉案土地被第三方占用而产生纠纷未解决,同时拿岀涉案土地挂牌出让前让魏学行写的保证书,其保证土地上的纠纷自己解决。说明涉案土地上的实际情况,魏学行及新宇公司是知道的、了解的。县政府还特别说明魏学行实际上是原告-新宇公司的实际控股人和所有人。然而魏学行不仅对“保证书”产生质疑,还否认“保证书”与妻子的新宇公司有任何关系。最终河南省高院判决鹿邑县政府败诉,并赔偿新宇公司连本带利680万元[(2015)豫法民二终字第130号]。             

  鹿邑县政府在挂牌出让上述三块土地之前,分别以“旧城改造、单位迁移、企业破产”的名义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通过虚假招标拍卖挂牌的方式出让经营性土地,魏学行不仅拿到的土地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格,而且还拿到政府“先征后返”的土地出让金,直接造成国有土地收益流失。

  鹿邑县政府出让的“土地”价格远高于魏学行承建的“项目”价格,魏学行采取虚报“项目”价格达到出让“土地”的价格。比如:魏学行承建的北关南队安置楼建成分配时,给拆迁户是按每平米1200元的价格补偿的,但是魏学行向政府部门汇报的补偿价格却是1680元。

  鹿邑县政府把北关南队农民(95年)安置居住的土地变成“旧城改造、破产企业”用地收回,导致此地居住农民谭怀亮未拿到任何补偿的情况下,房屋被魏学行强拆,上告 无门。

  魏学行拿到北关南队安置土地使用权后,未按照《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的规定时间内,一次性交纳土地出让金,而是延期7个月后,分两次交清土地出让金,魏学行为了逃避高达160万元的滞纳金,把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的日期从3月28日改为12月11日。(注:这是魏学行取得的其中一块土地存在的情况,另外两块同样存在延交缓交土地出让金的情况。)

  魏学行通过“关系”把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及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项目合法化,违规建造连排别墅(鹿邑县金港小区)。(注:2012年4月24日,百姓生活河南讯报道:河南省鹿邑县惊现别墅群。)

  这就是为什么魏学行不仅敢写“保证书”,还敢告县政府,并且自己不用担心有后顾之忧的原因。

  二、践踏法律尊严.干扰司法公正。

  2008年,鹿邑县政府挂牌出让北关南队安置地的使用权时,明知该土地上有谭怀亮(男,1931年生,鹿邑县北关南队农民,孤寡残疾老人,残疾证:豫周字第701040号)和谭怀夫(我丈夫)房屋存在,而且没有征地补偿和拆迁的情况下,依然以“净地”的形式挂牌岀让给魏学行控股的新宇置业开发有限公司。

  2010年8月8日,在谭怀亮、谭怀夫不知情的情况下,魏学行安排手下偷拆掉谭怀亮、谭怀夫的房屋。8月10日,谭怀夫状告魏学行侵权一案在鹿邑县法院立案。

  12月2日,鹿邑县原城郊法庭(庭长李杰)开庭审理此案,魏学行经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当庭未宣判。

  2013年10日26日,鹿邑县法院下达魏学行反告谭怀夫排除防碍(阻挡魏学行在涉案地块施工)一案传票,开庭时间为2013年11月28日9时。11月27日,谭怀夫以民事诉讼法第150条:第五项:本案必须以另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另一案尚未审结的:向鹿邑县法院申请中止审理。

  2014年4月30日,鹿邑县法院下达魏学行反告谭怀夫一案的撤诉裁定书。6月3日,魏学行撤诉仅仅过去一个月,鹿邑县法院托了近四年的案子终于下了判决,法院认为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诉讼受案范围,驳回谭怀夫的起诉。 鹿邑县法院从开庭到判决无故托延了近四年时间,到最后宣判结果却是法院无权受理。谭怀夫向周口中级法院上诉时,提岀一审超过了法律规定的民事案件审理期限时。魏学行辩称:由于谭怀夫在一审审理中上访,鹿邑县成立了工作组调解(县信访局组织的信访评议会),鹿邑县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岀中止审理的民事裁定。作为一审的原告,谭怀夫竟然不知道该案一审被鹿邑县法院中止审理,也没有收到法院的中止审理的民事裁定书,并且法院中止审理的原因是上访造成的,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根据《信访条例》规定:涉法.涉诉案件,不属于信访处理范围。如果真是鹿邑县工作组调解的原因,导致鹿邑县法院作出中止审理的裁定,那么鹿邑县工作组于2011年6月24日就有了处理结果,为什么鹿邑县法院仍然拖延了三年时间才下达判决书。法院从立案到判决拖延了近四年时间,理由只有一个就是魏学行为了达到反告谭怀夫阻碍施工的目的,县法院才下达判决书。                 

  2015-2016年,魏学行反告谭怀夫阻碍施工一案胜诉后,魏学行竟然把判决书的每一页都复印,然后粘贴到我们北关南队唯一的一个小区大门柱子上。(因为小区物业属于魏学行管理)

  三、听政府话的拆迁积极户,合法财产被充公。 谭怀亮,男,1931年生,鹿邑县北关南队农民,双眼残疾的孤寡老人(残疾人证:豫周字第701040号)95年,鹿邑县政府征用北关南队37户村民的宅基地(13.37亩)建设县农行综合办公大楼,当时土地附着物补偿款(房屋拆迁款)发给了36户。由于宅基地上没有建筑物,作为拆迁户谭怀亮没有领到房屋拆迁款,剩下的土地款和过渡安置费拆迁户均未领取。另外县政府又征用了城角行政村30.6亩土地,作为拆迁户重新建房居住用地。当时县政府天天用大喇叭喊,动员、鼓励拆迁户搬迁,但是安置地的位置比较偏远,四面是耕地,四周也没有人居住,无水、无电,唯一的出路是一条土路。作为拆迁积极、先进户-谭怀亮率先搬迁至政府指定安置的土地上,自己建房并居住十几年。(最后也只有4户搬迁至安置地居住,其它33户认为安置地的位置太差、条件太苦,而拒绝搬迁至此。)

  从95年开始,北关南队拆迁户以土地补偿标准低为由状告政府,要求法院撤消政府佂地的批复。到2004年3月12日,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北关南队拆迁户败诉[(2003)周行终字第25-2号],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北关南队拆迁户一直认为官司败诉的主要原因是:村里面出了听政府话的“叛徒” 所导致的。(因为大多数人都拒绝搬迁此地,而谭怀亮和其它三户选择搬迁此地居住)

  2006年,鹿邑县政府指派县人社局(局长张利国、副局长宋杰)处理北关南队37户农民与县农行拆迁纠纷的历史遗留问题,县人社局领导经过协商后,要求37户农民与魏学行签订建筑合同,合同内容包括:95年县政府征用37户农民宅基地(13.37亩)的土地款(80万元左右)不再追究,95年县政府征用城角行政村的30.6亩(用于安置37户拆迁户的建房居住)土地使用权归魏学行所有。

  2008年,拆迁安置房建成,县人社局向37户拆迁户发放调查表,主要内容是:三种安置房分配方案,第一种分配是按原(95年)拆迁房屋面积1:1置换:第二种分配是按原(95年)征用宅基地面积置换:第三种分配是按原(95年)拆迁房屋与宅基地面积各占一半置换,并且每个拆迁户只能选择一种方案。谭怀亮选择第二种方案:按土地面积置换房屋。因为大多数拆迁户选择第一种方案,所以县人社局按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制定了以原拆迁面积1:1置换安置房。当时谭怀夫(谭怀亮的胞弟,财产合法继承人)对县人社局的分配方案提出质疑,认为这样分配不合理,像谭怀亮宅基地上未建房屋,但是新安置地上盖有房屋的怎么处理。县人社局张局长说:北关南队37户农民,拆迁15年都没有住上房子,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大多数人可以接受的办法,等大家伙安置房分配结束,只剩谭怀亮一户,到时候让魏学行拿点钱,县人社局补贴点钱给谭怀亮,保证不会让他吃亏的。

  2009年4月,安置房分配结束,我们找到县人社局张局长,要求解决谭怀亮安置问题,张局长以反常态,拒绝谭怀亮安置和补偿的请求,给出的理由是:分配房屋的方案是以“少数要服从多数”的原则,属于“村民自治”的规定,村民不让给谭怀亮安置和补偿的,我们人社局也没有办法。

  作为县政府指派下来主持公道的张利国局长,一句“少数服从多数”,就把谭怀亮分房的资格取消了,土地、房屋及财产被充公了。然而张利国局长却获得魏学行控股的新宇公司开发的金港花园小区一套连排别墅(面积283平方米,市值200万元)。(张利国之子在中央纪委工作,张利国在人社局退休前把魏学行之子安排进人社局工作)。             

  我作为谭怀夫的妻子,谭怀亮财产的合法继承人,为了一个公道奔波了十年有余,已经造成夫离(亡)子散(离婚)。我们当初听了政府的话,响应政府的号召搬迁至此地居住。反过来县政府在征用此地块进行补偿安置时,当初拒绝搬迁安置的拆迁户都拿到了安置房及补偿,像谭怀亮这样拆迁积极的孤寡残疾老人,不仅没有得到县政府的任何照顾,反而把谭怀亮的土地款充公,居住的房屋强拆掉。不知是何道理?

  好人遭殃,坏人得利。世代老实本份的我们,因为听了政府的话,所以当了村里十几年的“叛徒”,然而现在却成了县政府部门之间的皮球和麻烦制造者。相反的却是;欺骗政府、坑害国家和百姓、干扰司法公正的魏学行不仅获利上千万的巨额资产,还被县政府评为:鹿邑县人大常委委员、2017年鹿邑首届“老子故里好人”、县工商联副 等荣誉。何为天理?

  曾经在2010年8月8 日,我们没有拿到任何补偿和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魏学行派手下强拆我们的房屋,我要求到法院去说理,魏学行对我说:“老婶子,啥是理,理不是人说的?”

  我一直坚信国家和政府会为老百姓主持公道,为百姓伸张正义。


服务报价 - 关于我们
特别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苏州视点网》网站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苏州视点网版权所有